卡焰 第五百七十六章:不是天涯苦情人

小说:卡焰 作者:寒绪 更新时间:2019-08-06 21:05:01 源网站:十大小说
  白帝是个毋庸置疑的传奇人物,放在十多年前,那个属于他的时代,他就是整个联邦中纵横天下的巅峰强者,只是不是每个巅峰强者都像周咏那般心怀大义,以仁义向世,白帝那等怪戾之人,是比起孤南云来说更让人头痛的魔头。孤南云、林雪痕那等级别的超级强者,联邦政府现如今的实力还可以通缉,可是白帝那泰斗境无敌的存在,就连联邦政府都对他无可奈何,百里寒秋虽然可以击败白帝,但是白帝想躲想走,就算是冰卡圣也束手无策。白帝一生的经历编纂成书,就可以是无数年轻人追捧的传奇故事,而像他那样性格古怪,目中无人的超级强者,人生中还有许多不为人知但是影响深远的经历,就算是和他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寒续也都并不知道,只是碎片化地了解他部分人生。有关白琉衣身份的故事,便是其中之一。白帝和九谷毒后相遇的时候,九谷毒后还不是九谷毒后,还只是十六七岁的青春女孩儿,她没有选择进入联邦政府的教育体制,而是被一位灵药师大能丹鬼老翁收为弟子,在西光行省北部的环山九谷一带修行灵药之术。白帝走遍天下,各大派系皆精通的他以战修行,挑战神风联邦各个派系的强者,学习各大派系各种手段,行事低调的丹鬼老翁也终究没能避免一身凶名,心中唯有变强一念的他,最终在环山九谷一带和白帝爆发开了殊死一战。最终的结果当然是从未败北的白弟获胜,白帝要求丹鬼老翁教他“九谷毒门阵”,丹鬼老翁也是爽快豪侠,觉得白帝是个难得的奇才,甘愿教他自己最强大的毒门阵法。而也正是那段白帝呆在了环山九谷的日子,尚且年轻的九谷毒后何燕,和白帝逐渐认识,那时候双方都年轻,天资纵横的白帝哪有女孩能拒绝他的魅力,两方水到渠成,走在了一起,丹鬼老翁也寿终正寝,在那段日子里羽化。按照小说里的路子,之后的生活应该就是两大强者因为这姻缘结合,平平淡淡地生活在九谷,生儿育女,传为佳话,然而幻想的生活很美好,可事实上却没有半点美感可言。完婚之后的白帝没过多久平淡的日子,便暴露出武痴本性,继续沉迷回武者一道,仍旧走南闯北,研究玄卡,研究各大派系的各种手段,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有个妻子的事实,一经离开,直到今日都再没有回过九谷之地。夫妻之名不单单是没有依照联邦法律完成结婚手续的办理,就连夫妻之实,都在白帝武痴般的步伐下不复存在。从此以后何燕独守于环山九谷,仿佛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位名叫白陵而天下人皆又敬又怕称之为白帝的男子,她逐渐认识到,这个男人的心里根本不可能容纳得下别人,他的心中,永远只有如何才能变得更强大的自己。然而最让何燕无可接受,甚至近乎破溃的事情还没有发生。在南宫蝠与白帝大战的近年,越发因武痴狂,不可一世的白帝,强暴了著名强者“断海三刀”刘三公倾国倾城的女儿刘如烟,并疯魔般杀了前来报复的刘三公一家,刘三公之女忍辱负重寻找刺杀机会未果,最终生下白琉衣之后,尝试速死一搏,但是并非武者的她好像烈日之下的萤火虫,只有被吞没的命运,最终下毒自杀身亡,死在了白帝那座临时暂居的山中木屋。白琉衣出生之后没多久,不可一世的泰斗境无敌的白帝,同崛起的南宫蝠巅峰一战,从未败北的白帝最终折戟,迎来了成名后唯一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惨败,此战后比白帝更年轻的旷世天才南宫蝠踏着白帝的名头登上神坛。面对前所未有的失败,白帝身心俱灭。短暂的痛苦迷惘之后,他陷入到更大的痴狂之中,决心变得更强击倒南宫蝠,然而只是两年之后,他还没有找到自己认为能够超越南宫蝠的办法,南宫蝠却已然成圣,他意识到自己似乎一辈子不可能再击败对方,于是状若疯狂地开展了培养弟子的计划,寒续的人生,也因此而发生了第二个重大转变。白帝丢下牙牙学语的女儿消失匿迹,若不是白帝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已经在前些年去世的“梦里剑”张方明,前去白帝暂居的寒山关一座荒野山头拜访,白琉衣可能已经饿死在了荒山上。张方明也不知道这来无影去无踪的白帝这次又是去往了哪里,无可奈何的他自己也重伤缠身,命不久矣,只能将白琉衣送到了环山九谷的何燕手中。何燕痛恨不负责任,辜负她,把她变为天下人耻笑的笑柄的白帝,更痛恨这个本不该出出世,更不属于她的女儿。被辜负的自己没有等来他的回复,他的道歉,他甚至根本都没有想起过自己,命运的齿轮却将一个由他强暴其余女人所生的野种送到了自己面前,这对于本就受伤的九谷毒后来说,又是何等的打击这是对她的人生,一次深刻的嘲讽和侮辱。所以她好多次都想要痛下杀手,结果白琉衣的性命,但是看到白琉衣年幼天真的脸庞,最终都还是忍了下来,然而因为白帝的伤害同样对她的人生都造成了巨大伤害的缘故,她将所有的伤害都施加到了白琉衣的身上。无形的身心虐待和折磨,让年幼的白琉衣从小就知道,这个所谓的母亲不是自己的母亲,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想杀了她的人,加上父爱的丧失,她的性格也便极度的孤僻,再难更改。没过几年,虚门周咏找到了九谷,发现并接走了全属性制卡天赋的白琉衣,并且出于保护白琉衣的关系,从小便封锁了白琉衣的信息,也是为了防止白帝的仇家影响到她的人生,所以就算是同为虚门学子的人都不知道,白琉衣的父亲是白帝。对于凡世也心灰意冷的何燕,在同一年也悄然离开了荒山九谷,来到了花山一带隐居。若不是在当年前来隐居的后没多久,杀死了一群无意出现在附近冒犯了他的土匪,留而下了些许信息,寒续也不可能能找到这里。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销声匿迹这么多年,本以为已经摆脱了耻辱的前半生,而这个当年牙牙学语的贱种,却以更健全,甚至比自己更美的姿态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她又如何能够平静在当听到她这声名不副实的母亲,还有这本该让她高兴,然而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的讯息,她的心神某处也被凶狠地触动。短暂的几句描写不足以还原她同样凄惨悲凉的一生,所爱和青春,都被无情所辜负,她从不指望谁来理解,然而这个刹那,似乎她自己都不理解自己起来。白琉衣这声母亲叫得无比生硬,好像是在品味一块石头,苦涩而艰难,显然这两个字说出口,对她来说有着难以承受的痛苦和煎熬,所以这声母亲显然不是称呼,而是对她身份的强调。望着女孩虚弱的雪白背影,寒续心神中掀起了剧烈的波涛。他不知道白琉衣经历过什么,但是现在不动脑子想也明白,她和九谷毒后是什么关系。而九谷毒后显然也沉浸在巨大的震动之中。“白帝怎么可能死这个王八蛋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里”她面目变得狰狞,本以为听到这个消息应该高兴,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甚至自己十多年沉寂的心脏,也都开始抽搐,开始愤怒。白琉衣没有回话,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个一直想置自己于死地的女人,若镜面毫无波澜的双目,是十多年对自己出生消化后的平淡,而这平淡,也是对疑问最好的回答。“你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是你养育了我几年,没有你的养育,我不可能活到今天,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我,无论你是不是想我死,你都是父亲的名义上的妻子,你都是我的母亲。”“你的贱人母亲你的贱人母亲已经死了你个贱种”白琉衣面不改色,风吹过她的身躯,憔悴得比蒿草还要脆弱的她,在风中摇摇欲坠,然而却始终倔强地站住,没有倒下。“我是贱种。”白琉衣颔首,“贱种谢谢您当年没有杀我,谢谢您让我能有命活到今天。至于父亲欠您的,我代父亲还。”话音落下,她雪凝般的膝盖,噗通跪倒在了地面。不远处的池塘边,一颗青涩的李子也砸落在了池塘当中,也砸出噗通一声,几条鲤鱼受惊跃水而出。白皙的脖子在灰蒙蒙的天色下反射着琼脂般的光芒,弯曲的弧度,则让人想到了刑场上即将断头的死囚。九谷毒后深深眯下了眼睛,怒笑道“好,难得你懂事,本座成全你”她的手心当中立马出现了一根灰色的毒气,毒气约有手指头粗,出现之后立即绕着她的手臂盘旋,随着她的手朝前探出,这根毒气便化为了一条灰色小蛇的形态。“毒后不要”寒续心神大乱,这个刹那除了这条灰色的小蛇,他还看到了两年前那从天而降的天火,那让他心如刀绞的吞噬了整栋楼房的光焰。当初让他浑身上下都似乎腐烂的痛苦感刹那间就再度占领了他的神经,然而同样身中剧毒的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瞪大眼睛,慌忙道“白琉衣也是周校长的学生,我还是白帝的徒弟,是我杀了白”“你住嘴别说话”一声清冷的呵斥。“你骗了我我最讨人别人骗我我的事现在不要你管,你给我滚”白琉衣愤怒地回过头,不是声嘶力竭的大吼,而是压低着喉咙以前所未有的怒音发出具有穿透寒续灵魂的咆哮。寒续看着她愤怒而通红的双眼,心中也燃起了怒火,红着眼吼道“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怕你不愿意,不瞒着你还能怎样,我已经尽全力照顾你的感受你呢你只想着你自己我能怎么办”白琉衣虚弱的十指尽全力扣拢,“我什么都只想着我自己是,我是什么都只想着我自己,我知道自己快死了,只想安安静静地走过接下来的日子,你要主动送我来这里让我死,我成全你,那这次是不是为你考虑”“为我考虑是,我是自以为是了我是不该带你来这里,都怪我,可我没想让你死我是想救你我冒险去江龙行省城区就是为了查找毒后的消息,我是要救你我不想要你死”寒续的身躯时隔数年,再次失控地轻微抽搐着,话音都有了失控而错音。白琉衣看着寒续眼中的红丝,扭回了自己也带着晶莹泪花的双眼,埋着头,用最冷漠无情的声音道“我不认识你,也不要你救,滚”寒续抬头看着九谷毒后,担心她手中的毒蛇立马蹿出,仓皇道“毒后我会凌风神谱,我是白帝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传人,他也是我杀的毒后你有任何的仇怨,任何的怒火都可以朝我来晚辈只求您一件事,您不要伤害她,救救她,我还可以把白帝给我的一切都给您我身上有断元卡,有孤南云的玄卡,还有还有这两柄剑我心甘情愿,周校长也不会有说辞”“我让你别说了你真的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谁都看得上你的破命这是我的事,我让你滚滚你听不懂吗我恨你我恨你骗我我不想看到你我不认识你”白琉衣抓起一把黄土,混着她一生中的苦痛,混着她被欺骗和生死离别前的煎熬,头也不回地丢到了寒续的身上。寒续低着头,苦笑起来,道“你恨我你当初就不该替我挡这毒,你恨我,你就不应该陪我面对本不该面对的这一切。”“好,你不走,你不走我自己走。”白琉衣抬起头,看着毒后的脸庞,语气骤转,缓声道“我本没想过此生能再见到您,既然再见到您,希望你不会嫌弃,我这条贱命。”她体内的元气轰然澎湃,涌向自己的丹田。丹田体内皇唐欢所根种的那颗颗残存灵魂光粒迅速地破裂,那条名为灭白的大蛇,在九谷毒后的毒降临之前,刹那间肆虐了她虚弱的娇躯她雪白的肌肤地下,一条条灰丝,宛若万千毒蛇穿梭,而她的气息,则在迅速的微弱。“白琉衣你疯了”寒续声嘶力竭。九谷毒后眯着眼睛看着他们两人,听着着和她并无关系的啰嗦之词,手中的小蛇却迟迟没有出手,就连心中的杀心,也都隐约间松动。她没有放出这条药气所化的毒蛇,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这对她不知该怎么形容的男女,招了招手。“苦情戏对我无效。”成千上万的黄蜂大军,朝着羸弱的他们两人,埋没而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卡焰,微信“热度网文或者rd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卡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卡焰,卡焰最新章节,卡焰 十大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